竞价推广知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竞价托管资讯 > 竞价推广知识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

发布日期:2022-07-26阅读次数:

标签:

导读:听到百合,你首先会想起什么?如果是一种洁白芬芳,分布广泛而颇具观赏性的花,那么恭喜你,你的心灵还是纯洁无暇的。(?而如果..._新浪网

听到百合,你首先会想起什么?

如果是一种洁白芬芳,分布广泛而颇具观赏性的花,那么恭喜你,你的心灵还是纯洁无暇的。(?

而如果你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各种各样的女同场景,那么同样恭喜你,你对于今天我们要聊的内容想必不会那么陌生。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

6月18日,Innocent Grey制作的全年龄向百合游戏《Flowers》在Steam上推出了系列的终章《冬篇》。至此,这个在各方面都颇具亮点的系列也算是完整地呈现在了玩家面前。借此机会,我们不妨来聊聊,这部在我看来具备了百合游戏一切应有要素的系列,以及它的缔造者,人如其名的Innocent Grey吧。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

关于我为什么说《Flowers》具备了百合游戏的一切应有要素

要聊这个问题,首先需要说明的,当然是在我这样一个算不上资深,甚至对百合游戏不怎么感冒的普通玩家眼中,百合游戏应有的要素到底是哪些了。

在说到这点之前,我认为有必要明确一下百合的定义与由来:所谓百合,就是女同性恋的日系称呼。

而用百合来指代女同,其实是由一位男同杂志编辑为了更好地区分男女同性恋群体而首创的。因为自己创刊于1971年的同性向杂志《蔷薇族(Barazoku)》作为日本,甚至整个亚洲范围内同行文化的先行者,在当时的同志群体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也使红蔷薇成为了男同群体的代称。而由此,总编辑伊藤文学为了对男同和女同进行区分与强调,便提议用白百合来喻指女同群体,并在杂志中设立了女同性恋者专用的投稿区百合族的房间。一红一白,一浓艳一素雅的强烈对比,加上在当时本就常以百合来形容美丽纯洁的女性,这一用法开始广泛传播开来。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4)

伊藤文学(上)和他一手创造的日本老牌同性杂志《蔷薇族》

实际上,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女同绝对能够称得上是由来已久。尤其是在西方,与女同有关的文字记载,甚至能追溯到公元前7世纪的古希腊。当时的著名女诗人萨福,与她的女性学生们一起居住在一座名叫莱斯博斯(Lesbos)的岛上。而如今英语里的女同Lesbian,就是来自于这座岛的名字。普遍认为,在她们之间,就存在着相当普遍的女同性恋行为。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5)

萨福像

这一点,在她所创作的诗歌中,就有着显而易见的表现,比如下面这首《无言》:

她一句话也不对我说

坦白讲,我真希望自己死掉。

离开时,她久久地

哭泣;她对我说:

必须忍受这分离,萨福,

我也不愿离去。

我说:走吧,高兴点儿

但是请记住(你很清楚)

你要离开的人,她已经被爱锁住。

如果你忘了我,就想想

我们送给阿弗洛狄忒的礼物

和我们曾经共享的爱情。

那些紫罗兰花冠、

玫瑰花蕾编织的穗带,以及

你脖颈上缠绕的莳萝和番红花。

没药树脂倾倒在你的头顶,

坐在软垫上的少女,

被渴望的一切环绕。

然而没有了我们的声音,

没有人唱歌,

没有歌声的春天,没有树林会开出花朵......

也许正是因为女同这种混杂着诗意的爱与美式起源,对于一个性取向正常的人来说,女同远比男同要容易接受得多。这是我决定花费这些篇幅来聊百合的原因。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6)

也许正是由于普遍认为的鼻祖萨福的诗人身份,百合从一开始就混杂着诗意与艺术感​                                                                                                             (图为法国新古典主义画家葛伦丹的《女诗人萨福与两女伴》)

除了同性恋爱之外,传统的百合作品在更多时候,是被读者们以收获这份旖旎而诗意的美感为预期而看待的。这实际上与那种简单的女通讯录(无错字)有着相当明显的区别。

你也许会说:这不是因为主要受众都是男性吗?

会有这样的认知倒也实属正常,毕竟在网络上,高喊着百合大法好的,大部分似乎都是男性。

不过且不说基于虚拟世界的性别判断是否准确,由于国内的传统教育,男性在这方面本就比女性要坦诚一些。换句话说,在对此进行发言的概率上,男性是要明显大于女性的。

而实际上,根据百合文化研究者杨若晖在2011年进行的,共计回收有效问卷815份的网络调查显示:虽然一半以上的参与者认为百合作品的主要受众是男性,但结果而论,调查中自认为是百合控的人里,女性的数量足足达到了男性的6倍。至于相关的从业者——如百合向同人的创作者和贩售者的性别比例,女性更是达到了男性的8倍。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7)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8)

这似乎说明,女性才是百合文化最忠实的拥趸。而这也就意味着,相比于男性群体的需求,女性群体的需求才更应该是百合作品应有要素的考量标准。

这倒也很合理,毕竟在正常男性的群体中,能够真正认同女同的人本就是凤毛麟角,更遑论把自己真正置入女性视角了。而我们去体验一部百合作品时,真正关注的点,其实还是关于XP的那点事。

说白了,如果一个美少女带来的是一份快乐,那么两个美少女带来的,可就是加倍的快乐了。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9)

对大部分男性来说,会去玩百合游戏,其实和女性视角根本没什么关系

换句话说,对于男人们来说,百合游戏,本质上只是变种的galgame而已。

而以这种标准去审视《Flowers》这个系列,它恐怕连及格线都很难达到。

看看这清新梦幻、低饱和度的画面: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0)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1)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2)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3)

还有这缺了至关重要的成人内容的Steam标签: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4)

无论从养眼度还是实用性上讲,都可以说是毫无男频爆款的潜质。甚至,整部作品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禁欲系气息。

不过,即使到了这一步,有些朋友可能还会抱有那么一丝希望——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它的剧情很带感?

很不幸,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让我用概括的方式,给《Flowers》这个系列的故事下个定义,我会选择轻推理百合恋爱剧。

作为系列主人公的白羽苏芳,有着日系弱气文学少女的典型人设——沉默、悲观、怕生、容姿端丽,沉迷电影与小说。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5)

实际上,主人公白羽苏芳本就是常能令人联想到百合的那种纯美清丽的少女

而这样的外部表现,常给人以高岭之花的观感。

一直以来和祖父同住的她,为了能够交到同龄朋友,选择了进入一所名为圣兰学院的寄宿制女子学园。至于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其实是这里特有的类似分配朋友的情意结制度——即通过测试分组安排同宿的方式来培养学生之间的感情。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6)

由情意结而交织在一起的三个人的命运,其实就是《Flowers》贯穿始终的主线

这样的选择,如果不真正带入苏芳的视角,其实会觉得有点难以理解。毕竟在普通人看来,这种所谓的情意结,说白了就是个强化版的分宿舍而已。以这一点为理由来选择学校,在社交能力正常的各位看起来实在是显得有些草率。

但放在白羽苏芳这样常年与书为伴,沉默怕生,却又渴望能够收获属于自己的情谊的少女身上,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而相应的,作为她官配的两位情意结之一的匂坂真由理,则是一个开朗乐观,自然而然便能成为人群中心的社交达人。不过她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那就是不被允许的女同身份。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7)

至于另一位情意结花菱立花,则是一个相当典型的默默付出温柔爱意的母系角色。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8)

这之后的展开,自然就是洋溢着青春与日常气息的学园生活了。

由于本作在最初就已经确立了全年龄+大团圆的路线,客观讲,留给编剧们的发挥空间其实相当有限,即使是作为最后的倔强而保留的推理要素,涉及到的所谓事件也无非是书籍失窃、动物失踪、学生退学这种程度而已。

即使是作为终极悬念的圣兰学院背后的秘密,到最后说白了也只是一个关爱癔症老人的温情故事。

在这样一片岁月静好的氛围中,《Flowers》的整个故事所聚焦的核心,其实正是羁绊与成长。

即使存在着诸多不足,比如为了结局的大团圆而强行安排CP,为了制造故事悬念搞出不合逻辑的安排等等,但在经历了四季之后,《Flowers》确确实实地让玩家们看到了白羽苏芳收获的羁绊与成长。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19)

从没有朋友,到拥有恋人和一众好友。从消极内向,即使在感情关系中也总是被动的一方,到主动尝试寻找和了解突然退学消失的恋人,即使面对着成为学园中赫赫有名的自治组织尼西亚会的会长,以及恋人忘了我吧的内忧外患,也依然选择迎难而上。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0)

如果是曾经的那个白羽苏芳,很难想象面对着恋人忘了我吧的态度,会选择迎难而上

可以说,在游玩《Flowers》的过程中,我们亲眼见证了白羽苏芳作为一位少女的蜕变。

其实不止是她,一开始对自己女同的事实讳莫如深,甚至无法接受并因此陷入苦恼的真由理,也在故事的结尾坦然面对了真实的自己,并在最后的那场《灰姑娘》舞台剧中,化身王子,为扮演灰姑娘的苏芳戴上了婚戒并送上了深情一吻。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1)

这在我们看来,或许不过是一个故事,但对于女性玩家们而言,却可能真的成为映照现实的镜子。

不仅如此,它还拥有着相当符合女性喜好的唯美画风,平淡而细腻的情感描写,以及不止一对好嗑的CP。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2)

除了苏芳和真由里之外,绘里香(短发)和千鸟的猫鸟组也是一对很好嗑的CP

每一项,对于感性化的女性群体来说,都是正中好球区的特质。

而能够服务好主要受众,在我看来,《Flowers》绝对称得上是具备了一款百合游戏应有的全部素质。至于它没有的那部分内容,其实只是可有可无的点缀。

更何况,这样几乎完全脱离了性视角的纯爱故事,对男性而言也未必就毫无吸引力。无论是出于贤者时间的口味调剂,还是唯美之魂的间歇性觉醒,无论如何,如果真的有宿命般相遇的那天,希望每个朋友都能像我一样,陶醉于这支百合清新沁人的香气。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3)

关于我为什么说Innocent Grey人如其名

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要从Innocent Grey这个厂牌的意思说起。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4)

如果简单直译,它的意思就是纯洁的灰。

而作为一家成立于2004年,算得上业界新锐的成人游戏公司,Innocent Grey的作品可以说完美地契合了自己名字的两个要素。

那我们就先从纯洁说起吧。

其实说白了,Innocent Grey能和纯洁扯上关系,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他们的作品那一脉相承的画风。

从第一部作品《恋狱月狂病》开始,身兼公司创立者、董事长、原画家以及监督多职的杉菜水姬就一直在用自己极具辨识度的纯系画风,为Innocent Grey打造着属于自己的外在名片。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5)

从《恋狱月狂病》开始,杉菜水姬就用自己独到的画风为Innocent Grey打造了一脉相承的外在名片

而关于杉菜水姬这个人,有趣的点也不少。首先是顶着这么个极其女性化的笔名,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男人,其次就是画着这么清新唯美的画,在生活中却是个拳击爱好者。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6)

戴帽子的那位就是传说中的杉菜水姬——本名其实是相当男性化的青木史生

如果说前者还算是文艺界常常能够看到的传统艺能,比如同为画师的鸣子花春、光崎瑠衣,都称得上是同样精于此道的同好。那么后者就确实有那么点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的意思了,甚至他本人在某次访谈中说明拳击只是个人爱好之前,坊间还流传着他曾经是个拳击手的逸话。不过他早年确实混过几年拳馆,还因此没能考上大学。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7)

由鸣子花春绘制封面的百合杂志《メバエ(萌芽)》

而他身上这种显而易见的矛盾性,同样也体现在了他所主导的Innocent Grey身上。

在厂牌名字的另一个部分,那界限不明、阴郁暧昧而又见不得光的灰里,隐含着对血腥悬疑、猎奇重口内容的偏好。

没错,在推出《Flowers》这个全年龄向的轻推理百合恋爱游戏之前,Innocent Grey的作品无一不是相当重口味的成人向内容。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8)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29)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0)

口说无凭,不妨实际感受一下,CG均来自《白雪·七凭之祭》

不管是《恋狱月狂病》《和之匣》,还是《壳之少女》《虚之少女》《天之少女》的三部曲,抑或是不同于它们昭和时代背景,更加现代化的《白雪·七凭之祭》,离奇失踪、猎奇杀人、神怪传说,甚至宿命论和孤雌繁殖这样的元素可谓是屡见不鲜,而与之相应的,作品中出现的众多角色也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心理或是精神方面的问题。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1)

这些元素,其实从游戏CG中就可见一斑,图片来自《虚之少女》

比如《少女》系列中存在着明显自我意识障碍的朽木冬子,极度自卑以至于对周遭的一切都感到强烈厌恶的水原透子;《恋狱月狂病》中极度兄控,充满不伦情结的高城七七,以及《白雪·七凭之祭》中相当普遍,甚至有些恶趣味的乱伦与背德向元素。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2)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3)

《少女》系列中的冬子和透子,都是典型的心理病人

无论在内容取向还是人设塑造上,Innocent Grey都肉眼可见地偏向于传统认知里的灰色地带,并且真正意义上把这类有些病态的东西作为了自己作品的核心。即使是看起来因为不够变态而有些格格不如的《Flowers》系列,其选取的百合群体视角也绝对称不上主流与大众化。

不过话又说回来,精神病人的世界其实往往比普通人要纯粹不少,而这或许也正是Innocent Grey专注于用小清新画风去呈现重口味内容这样的矛盾表象下,内核层面上关联性的体现。

更何况,杉菜水姬这套低饱和度的用色风格,仔细想来也确实有那么点灰蒙蒙的感觉。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4)

写在最后

对于Innocent Grey这么一家靠成人向和重口味内容起家的游戏公司来说,推出《Flowers》这样小清新的全年龄向百合游戏,在我看来,既是一次对全新方向的拓展尝试,也是在充分评估了自身优势之后做出的深思熟虑的选择。

毕竟,从第一次玩到他们的作品开始,我就一直觉得这种清丽唯美的画风与百合游戏的相性相当拔群,而《Flowers》的问世,也算是印证了我的眼光。

专注重口味猎奇黄油的公司,却做起了纯爱百合(图35)

在我看来,水姬老师的画风和百合游戏简直就是天作之合

在开辟了这样一条全新的路线之后,Innocent Grey也算是在反差萌之外,找到了另外一种充分发挥自身独具一格画风的方式。玩惯了反转,打打直球也是种相当不错的选择。

希望Innocent Grey能把这条支线坚持下去,毕竟在如今的时代,这样正统的百合向游戏其实并不算常见。而至少个人而言,这样的作品所能够带来的游戏体验,是我会想要重温的。

也许,就是在玩过某款他们自己搞出来的重口味猎奇游戏之后也说不定(笑)。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