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价推广知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竞价托管资讯 > 竞价推广知识

【新年故事】沪深开市第一单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22-05-23阅读次数:

标签:

导读: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第一天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的当天都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目前对于上海证交所开业当天的历

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第一天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试营业的当天都发生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目前对于上海证交所开业当天的历史描述比较有代表性的流传着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来自于上海解放日报记者时赛珠采写的题目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天》的通讯:

上海证交所开市不到1分钟,首场交易的首笔生意成交了。上海海通证券公司抛出以前自营的50股上海真空电子股票,上海申银证券公司以每股(即100元)356.70元的价格代理客户买了进来。由于这两家证券公司一个最快输入卖出信息,另一个最早输入买入信息,电脑就为他们配对了。

在经纪人上岗考试中获过第一名的6号经纪人(郭纯)告诉记者:昨天早上,我的单位申银证券公司传来了客户要求委托买进2000手股票的信息,为了尽可能实现客户的要求,一开市我们就急速输入信息‘抢’了买进第一名。说话间,这位年仅26岁的经纪人头上汗津津的。谁是建国以来首家证券交易所首场交易中首笔买卖的幸运儿呢?下午记者电话追踪采访,得知这50股股票的买主是委托人中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的两位先生。据了解,那位1号张姓市民于前一天6时到申银证券公司去委托按市价买进40股股票,他如愿以偿了,那位2号姓顾的市民要求买进20股,但只能满足10股。首场交易的首笔买卖结束了。

这种说法也被筹建上海证交所三人小组成员之一龚浩成主编的《上海证券市场十年》(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版,第55-56页)一书所采用。

但市场上却广泛流传着另外一种说法,说上海证交所开业第一笔交易对象是电真空股票,由海通证券公司抛出,未达3秒便被万国证券公司抢去,被宣布无效。再次竞价,申银证券公司吃进,成交价365.70。如此,上海三大券商都露了脸。(详见《大话中国证券市场十年》,王安著,华艺出版社2000年12月版,第88页。)此说流传甚广,不少媒体在历年回顾中国证券市场发展历史的内容时,大都不加考证地直接采用了这个说法。

我在梳理历史资料和考证事实的时候,面对这不同的说法感到有些迷惑:首先,时赛珠所记录的价格是一个不标准的概念,每股(即100元)356.70元的价格——究竟是100元、还是356.70元?其次,王安的说法太过戏剧性,按他的描述,上海证交所开业第一天就失去了公正性;况且他在上海证交所开业10年以后出版的书中所描述的价格365.70,和时赛珠当年现场采写的新闻事实又对不上。

事实只有一个,但以上两种说法在史实上都有误。

据笔者向上海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当年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时电脑交易系统的负责人谢玮求证。他说,上海证交所开业第一天开始就用电脑撮合交易、并显示行情,那种宣布无效、再次竞价的说法除非存在于口头竞价、手工撮合的人工交易方式,而在上海证交所开市的当时是不可能出现的。

上海证券交易所开业当天是11点整正式鸣锣开市的,11点半前市收市。前市成交49笔,成交金额为5,879,008元;后市是下午2点整开市,3点半全天收市。当天全天共成交93笔,成交金额为10,161,622元。

上海证交所开业当天第一笔交易成交时间为11:00:57,是由代码为107的卖方公司海通证券公司卖出证券代码为602的电真空股票,由代码为116的买方公司申银证券公司买进,成交数量为50股、成交价格为100元、成交金额为5000元。

谢玮为此找出了他保存的上海证券交易所1990年交易数据软盘,打开这张20多年前的数据盘,其中成交编号为1的栏目中,明确地列出了以上交易数据。

(插图1:上海证交所第一天交易记录软盘照片)

【新年故事】沪深开市第一单背后的故事?(图1)

但是,这电脑记录的第一笔成交纪录在下午3:30收市以后却被改写了。原因据谢玮分析,应该是在当天上午开业时,为了抢着创造沪市第一单的历史记录,卖出方海通证券公司的出市代表情急之中将卖出报价按当时真空电子股票的面值100元输入了电脑,而申银证券公司的出市代表出于同样的原因将这个错误的卖出报价作为买入价输入了电脑并在第一时间成交了,而当日该股票的市场价格为384元(上海证交所当日下午14:09:53第63笔成交纪录的成交价格就是384元,这是该股票当日在上海证交所的第三笔交易。而该股票的第二笔交易,发生在当日上午11:17:05,成交序号为31,买卖双方都是申银证券公司,挂牌和成交价格也是100元)。当事后发现这个错误,买卖双方便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安排之下,于当日收市之后进行协商,最后按照协商达成的价格365.70元交割,同时更新了成交序号为1和31的这两笔交易成交价纪录(交易发生的成交顺序不变)。

当日由于各种原因更新成交记录的还有成交序号为15,证券代码为651的飞乐音响股票;以及成交顺序号为24,证券代码为089的国库券;成交顺序号为38、39、40,证券代码为431的大众汽车企业债券;成交顺序号为52,证券代码为403的石化债③等几种债券。开业第一天交易中总共牵涉更改的有8笔交易。

数据显示,上海证交所开业第一天中股票交易的笔数为17笔,占总交易笔数18.28%;股票交易金额为494,311 元,占总交易金额的4.86%;股票交易的数量为131,100股,占总交易数量的94.20%。其余成交的都是企业债、金融债和国债。

深圳证交所试营业的第一天仅有一只股票挂牌。

这是因为在老五股中,安达首先办好了托管手续,当时本着先托管、先上市的原则,于是安达便成了深圳证券交易所第一支挂牌上市的股票。

那一天因为场外柜台交易已经获取大量利益的券商和新创建的证交所场内交易将改变原有利益格局这样的矛盾,报进深圳证交所场内参加集中交易的只有一单(这个说法来自于深圳证交所原副总经理禹国刚的记载。但据笔者对深圳证交所创办者、第一任法人代表王健的访谈,深证证交所试营业第一天共成交了五笔交易)。当天,安达成交8000股,买卖双方成交单位及出市代表分别国投基金部的温彤筠和有色证券部的伍德民。

(插图2:深圳证交所试营业第一天)

【新年故事】沪深开市第一单背后的故事?(图2)

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试营业,当日成交深安达8000股。 汪景钢摄

深圳证交所创办人之一、副总经理禹国刚在多年后接受采访时回忆说:那一天只有一单交易,这是我们让有色金属证券部报进来的。所以那一天收市以后,证券商为之一震,尤其是那三家老证券部的,中行的、市国投的、特区证券的。他们说,我们都没有报买卖单啊,哪有这么一单?有色金属就说是我们报的。这三家老证券部啊,底下做了工作,说交易所12月1日开业,那一天买单卖单都不给他们报到大堂里去,叫他零成交。可这件事被我们早两天破译了,于是我们也不声张,不去说他们什么,也做了工作。假如说我们事先不知道这个事情,没有做好这个准备,开业第一天就是个零成交,这个历史写下来,多具有讽刺意义。

深圳证交所原本可以在试营业时就一举推出股票电脑自动交易系统,但由于各种原因却在试营业开始时,将现成的IBM大机和理想的自动撮合软件搁置一边,采用了最原始的手工撮合报价方式。1990年12月1日深圳证交所试营业第一天,采用的就是口头唱报和白板竞价相结合的手工撮合交易方式。成交后由卖方出市代表立即填写记录单,一式三栏,在打卡机上打上成交时间和成交纪录单号码。然后将红色一联交买方出市代表,黄色一联交交易所管理人员查验。蓝色一联交卖方电话员并通过本部将成交结果告知投资人。交易所工作人员将价量变化输入电脑向社会公布,但投资人看到的行情实际上是几分钟以前成交的行情。

(插图3:深交所试营业时采用的白板交易方式。汪景钢摄)

【新年故事】沪深开市第一单背后的故事?(图3)

直到1992年2月25日,深圳证交所才采用电脑自动撮合系统替代上述手工交易方式。

而上海证交所在1990年12月19日正式开业时就采用了PC网络系统实现证券自动交易和行情传送的方案。从而实现了委托电脑录入、证券委托电脑系统自动撮合成交、以及成交行情信息远程自动传递等自动交易功能。

我就在新华社的图片库里发现了一张上海证交所开业第二天交易大厅里的场景照片,由新华社记者柳中央拍摄。画面中最显眼的是巨大的行情显示屏,而在中央监管工作区端坐着的是目前在上海证交所行政服务中心任总监的殷叶亮。原来殷老师长期在上海证交所交易部担任总监,从画面中他穿着黄马甲在召见红马甲的神态中就可以见到当年的场内监管风采。坐在他身边的是中科院上海冶金所半导体研究室的工程师王科峰,他主要的任务是负责维护交易大厅LED行情显示屏的正常运转。

(插图4:上海证交所开业第二天照片。摄影:新华社记者柳中央)

【新年故事】沪深开市第一单背后的故事?(图4)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上海证交所最早的场内运行实况的画面记录。


加载中~